发展改革处 发展改革处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高教信息» 查强教授剖析大学排名

查强教授剖析大学排名

  (2016-12-19 12:12:02)

  转载 ▼

   “ 大学排名大部分基于可测量的指标,而不是与大学本身息息相关并对其发展十分重要的指标 。”

  大学排名的数量在全球、地区以及国家层次上急剧增长。不同的排名在科研成就、专业技能、学生的录取与选择、荣誉数量、国际化、毕业生雇佣、企业联系、经费与捐助、历史声誉等指标上进行不同的综合测量。这里,科研方面的指标最受关注。

  在全球层次上,世界大学学术排名(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由上海交通大学发起,现由上海软科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运作,自2003年起每年都会发布一项全球性的大学排名,是世界上最早的综合大学排名。该排名以专注科研指标著称,其它指标还囊括了在Nature或Science杂志上发表的论文数以及获诺贝尔奖和菲尔兹奖的人数。QS世界大学排名(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由教育组织Quacquarelli Symonds发表,自2004年首次发表以来融合了学者科研情况、单位教师被引量(数据来源于汤森,现为汤森路透社)、教师/学生比例、国际教师与学生数量等指标数据。学者科研的数据在大学总分中占40%权重,被引量占20%。从2004年至2009年,泰晤士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和QS合作,每年发布THE-QS世界大学排名。之后,泰晤士高等教育放弃和QS合作,转而与路透社合作发布新的世界大学排名。新的排名方法包括了13个独立的表现指标(相对于2004年至2009年间的6个指标有所增长),这些指标从属于5个总体指标,用于产生最终排名。

  世界大学学术排名、QS世界大学排名、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被广泛认为是三大主要的国际大学排名。这种情况在US News于2014年开始发表自己的世界大学排名(Best Global Universities Rankings)之后发生了变化。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由汤森路透的InCitesTM数据库提供调查分析方法,关注为学生提供的科研能力和教师资源。另外,台湾高等教育评鉴中心(Higher Education Evaluation and Accreditation Council)从2007年开始发表世界大学科研论文质量排名(Performance Ranking of Scientific Papers for World Universities),测量大学的科研表现,2012年后改名为国立台湾大学排名(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Ranking)。俄罗斯评级机构RatER集中对ARWU、HEEACT、Times-QS和Webometrics(由西班牙国家研究委员会支持,评价大学在网络上的学术内容、可见性及影响力)中的大学进行测量,分析学术表现力、科研表现力、教师专业性、资源可得性和国际化活动等。其它类似的排名发起者还包括澳大利亚的大学科研影响力指数(High Impact Universities Research Performance Index)、荷兰的CWTS莱顿排名、欧盟的多维全球大学排名(U-Multirank)、土耳其的世界大学学术表现排名(University Ranking by Academic Performance)、西班牙的伊比利亚美洲高校学术研究排名(SCImago Institutions Rankings)、路透社的TOP100全球最具创新力大学(World’s Top 100 Innovative Universities)以及自然指数(Nature Index)。排名数量会继续增长,但依旧缺乏测量方法的多样性以及对科研表现的持续关注。

  关于大学排名的争议

  大学排名在诸多方面都饱受诟病:倾向于自然科学以及英文的科学期刊;测量科研成就时强调科研支出(例如经费和合同),而不是科研发现的重要性和影响力或者理念的深度;不考虑难以测量的大学活动(例如教学质量)。简单地说,大学排名大部分基于可测量的指标,而不是与大学本身息息相关并对其发展十分重要的指标。

  大学排名对一些重要指标的相对微小的变化十分敏感,大学即使没有重大变化也会因为这些微小变化获得不同的排名结果。并且,大学排名鼓励院校之间的同质性。无论如何,大学排名正在全世界范围内发展和扩张。尽管学者仍然在质疑其有效性,大学排名依旧存在,并且影响深远。事实上,排名在发展,对高等教育的透明性和问责制的要求也正在提升。

  对于大学排名我们需要做什么

  确保大学排名的利益相关人员对排名有清楚的了解,正确的立场以及合理的反应。学者除了挑战排名的有效性,更应加快步伐发展有效的工具和程序,来测量大学的教学及其它社会功能(例如社会贡献)的效力。大学排名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除非有替代指标,大学排名将对大学持续施压,导致大学只顾模仿科研密集型的同行,而忽略了对学生学习的关注。大学不应将排名作为能力的衡量标准,止于模仿,而应持续发展特色。政府不应将排名作为资源分配的唯一标准。有偏向的经费分配会导致“学术转移”,强化大学间的等级,从而对社会等级产生重大影响。

  总的来说,大学排名产生于对社会问责制的要求,但方法和工具仍然需要改进,以此来涵盖广泛的大学功能。同时,应谨慎使用现在的大学排名,特别是在和经费分配规则紧密联系的时候。

  结论

  大学排名尽管有瑕疵,但仍会继续发展,其名结果应谨慎用于有限的用途上。越来越多的学者对大学排名颇有微词,但以下的类比能很好地阐述本文的观点:作为社会中的个体,不管我们是否喜欢或知道,信用分数如影随形。然而信用分数只能被用于特定的目的,大学的排名分数也是一样。

发展改革处